皇冠体育寻求亚洲战略合作伙伴,皇冠代理招募中,皇冠平台开放会员注册、充值、提现、电脑版下载、APP下载。

首页快讯正文

usdt手机钱包(www.caibao.it):原创 日本向中国递交的首份正式国书,内容狂妄至极,险些招致亡国之祸

admin2021-02-1835

USDT第三方支付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原题目:日本向中国递交的首份正式国书,内容狂妄至极,险些招致亡国之祸

文|格瓦拉同志

作为一衣带水的邻邦,中日之间的来往史极为悠久,但直到隋炀帝在位时期,日本才向中国递交首份正式国书。然而,由于这封国书辞语悖慢、狂妄至极,因而引起隋炀帝的气忿,险些招致灭国之祸。那么,这封国书到底有多无礼?又是什么原因,导致日本脱节亡国之祸?

01 隋朝之前的中日关系

早在西汉时期,日本列岛上的许多小国家,便最先向汉朝称臣纳贡(“乐浪海中有倭人,分为百余国,以岁时来献见云。”见《汉书·地理志》)。等到汉武帝祛除卫氏朝鲜,在朝鲜半岛设立汉四郡后,向汉朝纳贡的日本小国一下子激增到30多个(“自武帝灭朝鲜,使驿通于汉者三十许国。”见《后汉书·东夷传》),由此可见中日来往的盛况。

不外,日本在西汉年间尚处在小国林立的状态,始终没有确立起相对统一的中央政权,向中原王朝称臣纳贡的,往往是不入流的小国,因此中日两国的来往并不正规。直到东汉光武帝中元二年(57年),日本列岛最壮大的政权-倭国国王遣使朝贡,才标志着中日之间确立起正式来往关系

在这次来往中,光武帝知足倭国国王的请求,正式封爵他为“委奴王”(在古代,委通倭),并赐予“汉委奴国王印”。今后500余年间,日本始终保持着中国藩属国的职位(注:汉帝对他国颁赐印玺时,若是在君主名称前不加“汉”字,说明是将它视为同等国家;若是君主名称前加“汉”字,则视其为属国),而“倭奴”、“倭”作为日本的国名,更是一直延续到唐朝。

汉朝竣事后,日本与中国之间的往来依旧亲切,而且其作为中原王朝属国的角色加倍显著,这种征象一直维持到隋朝确立前。例如,在三国时期,倭国国君卑弥呼曾被魏明帝曹叡封为“亲魏倭王”,可见两国间的关系不是一样平常的好。而在南朝时期,日本不仅继续接受中国的“倭奴国王”封号,而且还被授予中原的官爵(如使持节、安东将军等)。

02 小野妹子访华

就在中国竣事300余年的动乱、重新统一之际,日本也迎来一场大变革。隋文帝开皇十二年(592年),日本首位女天皇-推古天皇继位后,将朝政交给圣德太子,由他主持各项革新事宜。圣德太子执政30年,确立冠位十二阶制,推行尊崇释教的政策,并依据中国的儒法佛三家头脑制订《十七条宪法》,革新力度相当大。

然而,随着革新进入“深水区”,圣德太子面临的压力越发壮大、履历严重不足,迫切需要吸收中华文化的“营养”。与此同时,圣德太子希望脱节对中国的附庸国职位,想用这项“不世之功”,来增强本人在海内的权威性,以便顺遂地推动革新向前生长。在这种情况下,向中国派出大使、递交要求同等来往的国书,便成为题中之义。

,

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,

隋炀帝大业三年(607年),在计划多年后,推古天皇在圣德太子的建议下,正式派遣小野妹子为遣隋使(注:小野妹子是男性,汉名为苏因高),偕行的另有一大批留学生、留学僧。在海上航行数月后,小野妹子终于抵达中国,并被父母官护送至隋朝的东都洛阳。对于小野妹子的访华,隋炀帝早先相当喜悦,但随后的发生的事宜,却让他勃然大怒。

03 隋炀帝的气忿

隋炀帝是个好大喜功的天子,喜欢体验“万国来朝”的感受,因此每当周边小国前来称臣纳贡时,他一定会盛大接待,并厚赏该国使者。根据隋炀帝的设想,作为中国数百年的臣属,日本使者在参见他时必定是一种万分惊慌之状,而递交上来的国书也一定充满谦卑、称颂之词,为此才气取悦“天朝上国”。

出乎隋炀帝意料的是,小野妹子在参见他时态度不卑不亢,而推古天皇写给他的国书更是狂妄至极,在开头处便写道“日出处天子致书日没处天子无恙”。在隋炀帝看来,作为全天下至高无上的主人,唯有中国的天子才气使用“天子”的称呼,作为夷狄番邦的日本也配自称“天子”?云云赤裸裸的挑战天朝上国的权威,实在是无礼至极。

隋炀帝是个非常好体面的天子,岂肯忍受蕞尔小国的羞辱,因此情绪一激动,便想着派雄师渡海征讨日本然而,此时隋朝正在向吐谷浑、契丹、流求等地用兵,若是再向日本开战,一定会陷入多线作战的逆境当中。为此,在群臣的劝谏下,隋炀帝只能饶恕日本的冒犯行为。不外,作为对日本的责罚,隋炀帝拒绝给推古天皇回复国书

大业五年(609年),小野妹子受命再度访华,并向隋炀帝呈递第二封国书。这封国书吸收先前的教训,仰面处不敢再用天子的名义,而是使用“东天皇敬白西天子”的说法。这种做法不仅让隋炀帝略为满足,还巧妙地避开中日两国间的主从关系问题,从形式上获得与中国同等的职位(详情见《隋书·卷四十六》)。

砖家乱评

虽然履历不愉快的“国书事宜”,但日本不仅成功地提升本国在对华来往中的职位,而且由此开启“通盘吸收”中华文化的阶段,对于革新落伍、守旧的日本社会裨益良多。诚如日本著名历史学家井上清所言,从小野妹子两次访华最先,日本“恰如婴儿追求母乳般地贪心地吸收了朝鲜和中国的先进文明,于是从野蛮阶段,不久即进入了文明阶段。”

参考书目

班固(东汉):《汉书》,中华书局1999年版。

范晔(刘宋):《后汉书》,中华书局1999年版。

魏征(唐):《隋书》,中华书局2018年版。

李延寿(唐):《北史》,中华书局1974年版。

司马光(宋):《资治通鉴》,中华书局2015年版。

网友评论